伏羲行けええええええ―――!!!!
  RELOAD  LOG-IN

 [固] 私人場所,劇透出沒,車輛緩行。
 ·Master:sojiron;水無月綾;蓮見潔
 ·擬人獸化、鶏倉鼠猫犬控、麒麟控、緑髮美少年羅莉控
 ·腦殘、YY、廢柴、反應滯後、睡不夠
 ·無雙、幻水、傳説、逆轉、火紋、魔法、庭球、遙遠、国擬、無光
 ·遊戲愛愛愛愛愛愛愛愛愛
 ·❤劇:《White Collar》《Person of Interest》《House M.D》
 ·CP:Draco/Harry、Eric/Charles、Thor/Loki、Peter/Neal、Reese/Finch
 ·CP:House/Wilson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-.--.--(--)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
また遅れた
2007.02.28(Wed)

呃……这是一篇迟了N久的文章……我果然反应迟钝……

总之是~废文一篇=v=||||||||
题材:网王
配对:忍跡

有兴趣请入……无兴趣请转向~TVT//


新年初梦

写在前面:现在写这个题材貌似不是一般二般的迟,不过……反正我这个人一向干什么都比较慢(天意:别拿这个当借口="=)。于是……这是按照日本习俗,发生在1月1日元旦前夜的故事。=v=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『这是哪里…………?周围好白………………』
忍足一个人穿着睡衣盘腿坐在一处像是漂浮在半空中的高台上,不紧不慢地想着。

周围什么都没有……只有一望无际的纯白……自己也坐在纯白色的圆形台子上,地上还刻着奇怪的花纹。
呆呆地等了一会,一个非常小的闪光缓缓从天而降,落到忍足面前停了下来,看起来好像闪光的灰尘一样。

“你是…………?”忍足伸手指着“灰尘”,没想到“灰尘”居然讲起了话。
【我是能实现人梦想的精灵呀~在这里~你想要的梦我都可以帮你实现~】

“真的么?!”
忍足一下子激动了起来,“那!那我要和小景结婚!”

【结婚啊~结婚……】
“不行么~?要像电影里那样……坐着豪华客轮的……”
【嗯……当然可以!】
说完……“灰尘”绕着忍足的头转了一圈,顿时忍足脚下的地面消失了。
“诶……?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随着一声惨叫忍足向无尽的深处跌去……

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……
“啊!这是哪里?嗯……?”
他环视了一下眼前的房间,又低头看了看自己。眼前是虽然不大但很豪华的房间,自己身上穿着色的结婚礼服。虽然跌在地上的形象很说不过去,但是高兴的忍足来不及介意这些,兴冲冲的开始寻找自己的“新娘”。
找遍了房间发现“新娘”并不在屋里以后,他又不放弃的开门走了出去,几步跨出去走上甲板……海浪的声音直接传入耳际。
整个客船被装点的灯火通明……
『真……真……真的是在客船上的结婚仪式啊!!!!』忍足按耐不住心中的兴奋,握紧了拳头。『一定要快点找到小景才行!!』

“啊——!!”这时船头的拐角处传来一声惨叫。
忍足紧朝那边跑了过去,映入他眼帘的是穿着新娘长裙的跡部,和纯白华丽的婚纱不怎么相称的……他两手紧握着一根钢管,眼前倒着一群看起来像是保镖一样的人。
跡部的胸口上下起伏着,呼吸很急促。
忍足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顿时跡部转过头来,他看到忍足之后立刻皱起了双眉,抬起手中的钢管就朝忍足挥了过来。
说时迟那时快,凭借本能的灵敏反应,忍足闪过跡部的攻击,并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,敲掉了他手中的钢管。
“小景……你这是怎么了……?”忍足有点不安的问着。看起来……他们确实是应该在这艘船上举行婚礼的……应该…………
“哼!”跡部没好气的转过头,“你还有脸问怎么了!你跟我妹妹有什么混帐婚约我不管……她逃了就抓本大爷跟你结婚吗?”
忍足一愣……『这……这是什么设定?!小景居然还有妹妹??』
跡部咬牙切齿的继续说着;“你这个变态!别以为你对本大爷做了那种事情本大爷就会做你的女人!”
话一出口,忍足顿时觉得心里一阵刺痛。
跡部趁这个空隙摆脱了忍足的束缚,他几步跑到船栏旁边,背对着深夜的茫茫大海。
“告诉你……”跡部盯着忍足,嘴角甚至浮现了笑容,“本大爷宁愿死,也不愿意跟你这种人在一起……”
“小…………小景………………”
说罢……跡部踏上栏杆,回头看了忍足一眼,笑了一笑,便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——
“小景——!!!!!!”忍足狂叫着冲了过去,但还是没能抓住跡部……眼看着纯白的婚纱滑过自己的手边,在漆的深海中绽放出一朵美丽的花。
“…………不…不!!!!!小景!!!!!”一向不爱把感情表现出来的忍足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。

“小景!!”
【哟~~你回来啦~婚礼如何?】
眼角还有些湿润的忍足失神地看看四周……又是最初那一片白色……而自己还是穿着平时穿的睡衣……
【怎么……?高兴的傻了?】
回过神来的忍足一巴掌把讲话幸灾乐祸的“灰尘”拍在地上。
“这和说好的一样吧!这是哪门子的『实现梦想』啊?小景怎么死了!”忍足觉得他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,遇到一个如此能挑战自己耐心的东西。
【呜呜呜…………好了好了……我错了…这次……这次我给你一个RESET的机会!!】
快被压扁的东西发出求饶的声音……忍足不满的抬起手……“什么叫『给我』一个RESET的机会,又不是因为我才……诶?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————!!!!”
在忍足抱怨的时候,他脚下的地板早已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。

“好痛……”忍足小声抱怨着,这次的形象是比刚才的还要惨。四爪伏地的忍足紧爬了起来,房间和刚才的感觉很像,自己依然穿着色的结婚礼服。
但是现在他心里兴奋的心情却被不安所取代……『真的……要再次看一次那一幕么…………』
『不……』忍足低头轻笑了一下『这次……不论他说什么,我都不会放开他的手了,不管他愿意不愿意……』
心中暗暗下定决心以后,忍足走出了房间。
这次并没有发生什么骚乱,穿着婚纱的小景也没有冲出来,仆人(?)们忙里忙外的准备着晚宴……
忍足又是一愣,于是他抓住一个水手,“你看到跡部了吗……?”
“啊?”水手也是一愣,“您是说跡部少爷吗?他不是在一层豪华间吗?”
“哦……哦哦,对!你可以走了。”忍足装作想了起来,没有理会水手好奇的眼神,直接朝一层豪华间奔去。
站在门口,他觉得自己手紧张的有些发颤,闭上眼睛深呼吸两下后,他拉开了跡部的房门。
于是忍足再次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这次他看到的跡部穿着和他差不多款式的白色结婚礼服,和金色的头发配在一起显得那么和称那么帅气。他似乎没有注意到忍足,还在专著的摆弄着自己的袖口。
“小景……”忍足不自觉叫出了声。
跡部抬头,“侑士……?”有点惊讶的表情立刻转成了温和的笑容,“你怎么来了~快进来吧~”
忍足感到悬在半空的心仿佛终于落了下来,他走进跡部的房间,并关上了门。
跡部弄好了袖口又开始对着镜子整理已经相当完美了的头发。嘴里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,“怎么?想见我想的等不及了?”
觉得眼前的景象美好的有点虚幻的忍足一步步靠近跡部,从背后将跡部的身体扣在怀里,头埋在他的肩膀上,跡部看不到他的表情。“怎么了……?”
“小景……你……看不起我吧……?”
“哈?????你在说什么啊!白痴!”说着,跡部用拳头敲了一下忍足的头。
忍足抬起埋在跡部背上的脸,无比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人,“你不是……被迫才和我结婚的吧……”
两个人对视了一会,跡部转过头笑了笑,“你这是怎么了……”他轻抬起戴着订婚戒指的手温柔的抚摸着忍足看起来有些沮丧的脸,“胡思乱想什么……”
“我……”
“我们去甲板透透气吧~”跡部打断了忍足说了一半的话。
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甲板上,呼吸着夜晚海上清新的空气。看着走在前面有说有笑的跡部,忍足暗暗的想着『是啊~这应该是给我的RESET吧!要好好珍惜!』
振作起来的忍足发挥自己的看家本领跟跡部耍着贫嘴。

“啊哈哈……小景~能和小景结婚,好像做梦一样啊~”
跡部走在他前面一段距离,两手撑着船栏杆,抬头看着空中的星星,半晌没有做声。
“…………小景?”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头的忍足警觉的喊着跡部的名字。
“是做梦啊……”
“诶?”忍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突然20多个持枪的衣人冲了出来,将他们团团围住。

“到此为止了…………忍足侑士……或者应该说……第13代当家……?”
『什么??第13代当家?!这……这又是什么设定?!?!』
跡部收起了笑脸,锐利的眼神让忍足觉得自己快被刺透了。
“能让本大爷下这么大成本的游戏不多啊……你应该觉得荣幸才是……”
说着跡部甩了甩自己傲人的金发,“……不过你现在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……给你个最后的机会,还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“小景……你是……骗我的吗?”怒上心头的忍足低声问到。

“哼……你想说的只有这个吗?”如同说着可以在任何电视剧里看到的台词一般,跡部转过头去,周围的持枪人,像是接到暗号一般,顿时无数的子弹向忍足射来。
穿越身体的疼痛让忍足的视线模糊起来,最后一刻……他仿佛看到跡部脸上闪亮的东西……

『那是……眼泪么……?如果是……你又为什么要哭……?小景…………』


【………………醒啊……醒醒啊~~喂…………!!】
什么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唤回了忍足的意识……当他清醒过来以后,还没等眼前那可憎的“灰尘”开口,就一个空手入白刃狠狠的把它夹在两手之间。
“哼哼哼……我看咱们有必要好好谈谈啊…………=__,=+”这家伙果然是来挑战自己的极限的。“小景不死就是我死么?你当我们是什么……?罗密欧和朱丽叶??”

【别……别这样啊~有话好好说么……】
忍足无视对方的求饶,“我们还有什么可说的…………”
【我!我这里一定会好好实现你的梦想啊!!】
“……那……那就让我到最接近小景的地方……这次,我要心和身体的交流!”
【好好……我~我帮你实现~快松手~】
忍足有些扳回几分的感觉,松开手后那闪亮的灰尘又围绕自己转了一圈。
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忍足面不改色的看着地板消失,然后沉着的掉了下去……


“…………既然已经是这样了也没有办法……”忍足睁开眼睛后,模模糊糊看到自己眼前有一个人影,他似乎在说些什么,“在找到方法之前,我们先这样继续交往吧……”
话音刚落,自己的脸一下子在自己眼前急速放大,吓得忍足后退了好几步“哇~~怎~怎么回事?你是……我?”
忍足像看外星生物一样指着眼前的“自己”……
“啊嗯~?”眼前的“自己”插起腰,“你真的摔傻了吗?”
『这……这个态度…………』
“是我啊!跡部!咱们不是从楼梯上跌下来交换了身体吗?”
『诶?!囧』忍足在心里大惊,转过头看到旁边的窗玻璃上映出自己确实是“跡部”的样子。
『@$^$%^*&)*@^……那个混蛋又耍我!这算什么【心和身体的交流】?!』
“喂!”旁边传来跡部有些不高兴的声音。
“诶?”忍足慌张的转过头看着眼前的…………“小景”…………
“……你该不会是……因为我的样子变了就不喜欢我了吧?”
“……我……怎么会呢~”忍足有些无力的笑着……『变成别人倒是……问题是……变成的是自己……这实在是……|||||||』
“跡部”盯着忍足不放……“那……我们接吻吧……”
“诶?!”
“你不是说喜欢我吗……?”
虽然这次小景不再『讨厌』自己、不再『欺骗』自己……但是……这『主动』却又成了另外一种折磨。
跡部不依不饶的继续说“那就证明给我看啊……”
看着自己的脸一寸一寸在自己眼前放大……忍足最终还是大叫出来。
“喂!!!你这个尘土混蛋!!!快让我醒过来!!!!”
话毕,眼前的“自己”像忍者的烟雾弹一般炸成了一阵烟。忍足自己也回到了那个穿着睡衣的样子。
“咳咳~咳~~~”忍足挥着眼前的烟尘。
【哈·哈~】谁料那灰尘竟然得意了起来【原来你对你“小景”的爱也不过如此啊~】
“别开玩笑了!我可不想和自己接吻……”忍足一边说着一边觉得浑身发冷。
【可是人们不是都说爱一个人要爱他的内在么……再说跡部好像完全不介意啊……】
“那是因为他自恋……!”刚说出口,忍足顿时觉得有点后悔……他不再说话,只是继续替自己的身体摩擦生热……

【…………这次不跟你开玩笑了,真的帮你实现一个愿望吧……天也快亮了,就这样让除夕夜结束实在有些可惜啊……】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忍足沉默了许久以后低声说到,“够了……我只要……普通的幸福生活就好了……”
【普通的幸福生活啊……没问题~那么~当你再睁开双眼的时候,就会拥有普通的幸福生活了~】

正如“灰尘”所说,忍足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坐在“应该是自己将来的家”的沙发上,很敞亮的房子,布置的很简单却也很雅致。
从落地窗撒进来的阳光照在身上,暖洋洋的……让人感觉很舒服,但是浑身上下却有说不出的倦怠和沉重感。
“亲爱的~还在看电视吗?”
轻柔的声音在自己耳边想起,一个长相端庄,身材姣好的女性站在自己面前。
『你是谁…………?』
女人又开口了“你昨天手术已经忙了整整一晚了……快去休息一下吧~”
『手术……?是么……我成为医生了么………………』
“啊!”女人突然看到什么一般凑到忍足身边坐下,“是跡部财阀的总经理啊~好帅啊~真是年轻有为~”
忍足顺着女人的目光看过去,电视上映出一个在众多记者簇拥下显得极为出色的青年。
他脸上挂着严肃的表情,冷得像是带了一张面具。但是那并不能掩盖他的出色和与众不同,无论谁都会为他那让人感到高不可攀的高贵气质所动吧。
忍足呆呆的看着电视……那仿佛很熟悉……又完全陌生的感觉袭上他的心头……
“哇————”一阵婴儿的哭声打乱了他的思绪。
“啊~是智也~我去看看~”女人立刻起身朝二楼走去,还不忘回过头来叮嘱,“亲爱的~别看电视了!快去睡~听到没有!”
“哦…………”忍足起身,关掉电视,青年的身影却无法从自己的眼前消失。
『诶………………这是什么………………水?好咸…………』
视线越来越模糊……就仿佛节目放完了的电视台……白交杂的雪花充斥了周围的世界。

直到一切嘈杂消失…………忍足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点…………站在一片白色的神奇高台上……周围是熟不尽的纯白。

【如何……?这次没错吧~普通的幸福生活……】
“没错什么!”忍足低着头,紧握双拳。
【怎么……?哪里不合你的意吗?符合你喜好的腿很漂亮的妻子……稳定又喜欢的工作……宽敞的房子……富足的生活……可爱的儿子……这不是你想要的“普通的幸福生活”吗?】
“可是……!”
【可是?……可是没有跡部景吾吗?你想拥有他?那你永远也不会有“普通的幸福生活”…………】
对方的话坚定而无情……
“你到底是谁?!”忍足觉得自己现在是火到了极点。

【………………我谁也不是……我只是你内心的镜子……你恨我吗?因为我是你的软弱……你的犹豫……你的担忧……你的不安……】
听后忍足无力的坐在地上,“哈………………我说…老大……难道……就没有结局好一点的梦么?”
【有啊……不过再好……也只是梦吧……】
这句话让忍足的双肩也无力的垂了下来,“真是过分的家伙啊~连做梦都不给我点好处~”
【嗯……和你一样过分啊……】

这时,远方的地平线处光芒升了起来,忍足再转过头来的时候,那会讲话的“灰尘”已经不见了……无数闪亮的金色光芒从天上落了下来………没有停留又落了下去……
『新年快乐…………』

忍足盘腿坐在地上……抬着头,闭紧了双眼………………


“铃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!!!”
闹钟毫不客气的把忍足从床上震了起来,“糟糕!要迟到了!”和网球部的大家约好要一起去神社参拜的忍足紧穿好衣服,拿好钥匙,跑出了家门。
下了拥挤的公车,忍足跑步向约好的地点前进,远远看到跡部、桦地、慈郎、向日和日吉已经到了。

“呐呐~跡部~你昨天有没有梦到初梦啊~?”向日冲到跡部面前问。
“哼~当然有~”跡部得意的用手甩了甩前发,“我梦到了一只健壮的鹰叼着一个巨大的茄子~背景还是富士……”
“啊啊啊啊啊啊!!够了!!!”跡部还没说完,向日就立刻表现出了自己的头痛,“会问跡部这种事情的我真是一个白痴……”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!”
“就是我说的那个意思~!”
两个人互相抓住对方的衣领,开始打闹起来。
“对不起~~我来晚了~”忍足跑来的时机正好解了围。
看到忍足来了,向日立刻跳到他身边,“侑士侑士~~来来~快说你昨天梦到了什么~~”
“……哈?”忍足面有难色,“这个……我昨天睡得不太好……什么都没有梦到~啊哈哈……”
他装傻似的抓着头发,向日颇感遗憾的“嘁~”了一声。
“哼~”跡部发出不懈的鼻音,从忍足的角度看来很像是在用自己的泪痣瞟着自己,“你该不会是做了什么不能见人的梦,不敢往外说吧~”
看到这样的跡部,忍足不禁从心底笑了开来。
『果然还是……真正的小景最棒了……』
忍足一下粘了上去,从背后扑住跡部,脸在跡部脸上蹭来蹭去“小景怎么这么说呢~~如果我梦到和小景这样那样~一定会很乐意详细的为小景讲解全过程啊~~~”
“白……白痴!你快给我滚开!!!”被忍足的举动搞得无法应付的跡部用力推着忍足的头。
“小景~~我可是纤细的思春期少年啊~~你怎么这样~~~”
听到这句话跡部只觉得满头线无比,“思你个头!!你快给我放开!!!”
“跡部——!!!”
马路对面传来了亮的声音,只见亮和长太郎两个人在马路对面一边喊着一边挥着手。
“啊!!就差你们两个了!!”向日也回应似的大喊着。
等到绿灯,两个人走了过来,“对不起啊~跡部……都是长太郎这家伙磨磨蹭蹭的……”
“前辈!!!”
顿时……所有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……把目光集中到亮身上……大家心照不宣却又不约而同的摆出『嗯哼~?』的眼神。
一下子察觉到自己说漏嘴的宍户脸温度急速上升,他紧想办法转移大家的注意力,“啊!!忍足!你怎么在外面还这样!”
“诶?”忍足没想到自己就成了那个目标。
“对了!快帮我把这章鱼弄下来!”跡部也不满的申诉着。
“好~~”亮摆出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上去抓忍足。没想到忍足却把跡部越抱越紧。
“前……前辈!!!”在向日的欢呼声,慈郎的呼噜声,和向日的不屑声中,只有长太郎担忧的叫着宍户的名字,却没办法出手阻拦。
“呼……呼吸好困难”跡部被忍足和宍户弄的头上十字路口爆发,“桦地!!!!!!!”

于是,今天又是美好一年的新开始。

END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
写在后面:关于跡部的那个梦~这个其实是日本的一个传统吉令~
就是一般有说法,新年第一次的梦能梦到茄子、鹰、富士山……还有一个什么来着……四样东西就会比较吉利~XD


那么~感谢读到最后的每一个人~m(_ _)m

COMMENT

群眾大人的聲音!
看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EG文……看到后来发现其实很正常…………
很温馨的感觉呢~~~~~这样设定好,虐的也虐了~~~甜的依旧甜~~~~~
2007/03/02(金) 12:37:03 | URL | 景 #-[ 編集]
不知道SO桑看过川井由美子的<梦色十夜>没

这篇文很有那本书的感觉.
诡僪的梦境背后,其实有悲伤的事实,有严酷的事实
然而又有希望存在.

而且文里写了某熊很喜欢的N种设定,COPY走收藏咯XDDDD
2007/03/02(金) 19:44:06 | URL | 熊です #-[ 編集]
>>>弟弟
汗……于是华丽丽的被弟弟戳穿了……=v=
虽然我号称什么一定要写甜美的ENDING……但是过程……一点也不甜美啊啊啊~跪||||||

>>>熊掌
汗……没……没看过|||||||||
那是啥?囧
小说?我这个人看字看的极少……OTL
不用这么称赞我啦……(天音:谁称赞你了="=)
我就是瞎写……OTL
2007/03/03(土) 23:06:23 | URL | sojiron #-[ 編集]
群眾你想說啥?

PASSWORD:
HOMEPAGE:
COMMENT:
 
SECRET?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